华岭股份工作人员向“走进新三板公司”调研人员介绍公司的测试机 记者 徐汇 摄

  ⊙“走进新三板公司”调研报道组

  小产业也能做出大文章。系出名门的华岭股份,在集成电路封装的专业化道路上长跑15年,为自己在强手如林的市场中赢得一席之地。

  随着集成电路产业的高速发展,专业化的测试服务逐步从产业链中独立出来,巨大的市场空间随之打开。新三板公司华岭股份的异军突起,与行业环境固然密不可分,但其创新、执着的内在基因更加令人着迷。

  “华岭股份将瞄准12英寸先进技术,深耕集成电路测试细分领域,并承担好集成电路测试公共服务平台职能;未来,公司还将延伸到测试设备的研发、制备领域。”华岭股份董事长施瑾对上证报记者说。

  复旦名门“血统”

  “踏踏实实做芯片”,这是业界对华岭股份的一致评价。走进公司,一楼大厅迎面墙上写有“上海华岭”四个红色楷体字,在工业蓝背景衬托下,显得格外简洁、明快、踏实。

  “集成电路测试是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行业,需要长期的积累。”施瑾开门见山地对上证报记者说,“华岭股份在这个领域已经长跑了15年。”2012年9月挂牌新三板后,华岭股份迅速成为新三板集成电路板块的明星。

  资料显示,华岭股份成立于2001年。彼时,复旦大学下属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复旦”)与7名自然人合资成立了华岭股份,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过数轮增资扩股后,截至2015年底,控股股东上海复旦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为50.29%。

  事实上,复旦大学的名门“血统”确为华岭股份增色不少。“公司在发展初期,不管是人力、物力、财力,确实得到大股东很多支持,这也是公司与大股东关联交易占比居高的原因。”施瑾坦言。财报显示,2013年至2014年,公司对控股股东上海复旦及其关联方的关联交易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62.03%和46.85%。

  “上海复旦也是一家上市公司,作为独立运营的个体,公司与上海复旦的关联交易均遵从市场化的定价原则,双方‘讨价还价’也是常事。”施瑾强调。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对大股东的“依赖”正在逐步降低。公司2015年度财报显示,上海复旦对公司的年度销售比例已降至38.84%。对此,施瑾表示,预计2016年度比例会进一步降低,“这其中主、被动因素均存在。主动方面,我们积极发展中芯国际等其他客户,做大分母,上海复旦的销售占比自然下降;被动因素上,上海复旦作为公众公司,也遵从市场竞争和价格等因素,与公司合作的业务也在逐步降低中。”

  咬定高端路线

  随着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专业化的测试服务逐步从产业链中独立出来,其占整个集成电路产业的份额也在逐步提高。“作为服务端,集成电路测试贯穿整个产业链,包括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装以及应用的全过程,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大和专业分工细化,专业化的第三方测试服务公司在产业链中正在变得愈加重要,也是产业发展的必然结果。”有封装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料显示,在Foundry(代工厂)模式发达的我国台湾地区,拥有超过30家的专业第三方测试公司;台湾地区工研院产业经济与趋势中心(IEK)统计显示,2013年度全球集成电路独立测试产值已达70亿美元。

  华岭股份正是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前景和机会。这个市场空间有多大?“测试成本已经占到整个集成电路成本的30%,随着测试难度的提升,这个比例还在逐步提高。”施瑾表示:“鉴于集成电路测试需要更多的资本支出和更为专业的技术人员,晶圆制造、设计公司在降低成本和受限测试能力的双重压力下,会将越来越多的测试业务外包给第三方测试公司,这也将极大促进第三方测试公司的专业化发展。”

  据记者查阅资料,我国集成电路第三方测试产业尚处于发展的初期,行业内中小公司居多,如同样在新三板挂牌的利扬芯片、确安科技等,而艾克半导体已被A股公司大港科技并购。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竞争激烈,但华岭股份走的是高端路线。

  “华岭股份以先进集成电路测试为主,将瞄准12英寸先进技术,深耕集成电路测试细分领域。”华岭股份董事总经理张志勇向上证报记者介绍时表示。

  据了解,目前华岭股份产业化测试中的12英寸先进集成电路测试占比已达70%。“一台测试机的价格就超过200万美元,瞄准先进测试意味着更高的资金投入和更大的运营风险,这个产业的特性就是看对了方向抱个金娃娃,看错了方向就颗粒无收。”有业内人士表示。对此,施瑾的态度是:“在上海做产业就必须做高端,否则就丧失了经济效益优势。”

  业界关注的是,华岭股份深耕晶圆测试,是目前国内能完成高低温晶圆测试、超薄晶圆测试大生产的优势企业。谈及国内12英寸晶圆厂产能“大跃进”,施瑾坦言,从光伏、面板等发展历程看,这样的“大跃进”对晶圆产业不一定是好事情,但对测试产业、尤其是对华岭股份确实是好事情。“晶圆扩产,意味着更大的测试市场。凭借先进技术和产能,华岭股份就有望获得更多的市场机遇和订单机会。”

  据了解,面对潜力巨大的市场,华岭股份积极加大投入和研发,布局产能扩张。据张志勇介绍,公司投资建设了国内最先进的28nm先进测试线,并建成了国内第一条12英寸先进芯片测试线,目前公司拥有各类先进测试机台超过150台(套)。

  公共服务平台

  华岭股份的一个特别之处是,它并不仅仅是一家产业化的公司,自诞生之日起,华岭股份就承担了国家科研和公共服务平台的职能。据公司方面介绍,“十二五”期间,公司承担和完成了国家级项目10多项,包括国家01科技重大专项(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1项、国家02科技重大专项(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及成套工艺)5项、国家发改委项目2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1项、集成电路信息安全技术研发项目6项以及上海市战略新兴项目3项。

  资料显示,华岭股份是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上海市支持的集成电路测试技术公共服务平台,是国内最早从事独立第三方集成电路测试服务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也是国家第一批鼓励的集成电路企业和创新型企业。

  2015年1月,公司集成电路测试专业技术服务平台获评“2014年度上海研发公共服务平台最具创新力服务机构”;2015年10月,公司筹建的“上海集成电路测试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顺利通过上海市科委的验收。除此之外,华岭股份还拥有CNAS(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国家实验室认可证书和国家信息安全保密资质。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公共服务平台,公司做了大量的软硬件开发工作,搭建了远程智能测试平台。“公司所有的测试都可以进行远程监控,并且可以完全异地实现现场的所有功能及操作,听着耳熟是吧?就是现在流行的虚拟现实概念嘛。”张志勇颇为生动地向记者介绍,“我们称之为用户虚拟测试过程,这就相当于我们为200多家客户建立了他们自己的个性化测试工厂。”

  据悉,基于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华岭股份已构建了快速、安全、优质高效的集成电路测试服务体系。

  扎根新三板

  作为创业型公司,核心团队的稳定性至关重要。“公司创业团队很稳定,到现在还没有流失过。”施瑾介绍,华岭股份对核心员工实施了股权激励计划,所有管理层均有持股。查阅公司于2014年6月23日披露的股票发行报告书,公司以每股5元的价格,对包括原股东、31名董监高和核心员工等在内的投资者发行1100万股。“核心员工持股不仅显示了公司对员工的关心和激励,也使得公司团队更加稳定,有利于公司的未来发展。”目前,公司团队180余人中,研究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有4名,中青年技术骨干超过70%。

  作为一家“踏踏实实做芯片”的公司,华岭股份也“踏实”地探讨了资本运作的思路。“对于后续的资本运作,我个人认为资本市场就是应该分层的,并希望将公司打造成为新三板的明星级企业。”施瑾笑言:“如果公司现在进入主板,对于个人自然是最有利的,但从公司发展的角度看,如果新三板可以满足融资和交易需求,为什么还要去创业板呢?我认为,新三板就是一个创业板了,我们更希望的是和新三板共同成长。”

  值得关注的是,新三板已经形成了堪比主板容量的集成电路公司阵营。据上证报资讯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新三板挂牌的集成电路公司已经超过40家,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公司均实现了盈利,部分公司的盈利能力更是可以媲美主板企业。

  以领先企业华岭股份为例,公司2015年度营业收入首次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07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98.04万元,顺利实现了当年挂牌上市时提出的“收入过亿、净利超两千万”的阶段性目标。

  “打造集成电路测试细分市场的领先企业,成为新三板明星公司。”谈及华岭股份的未来,施瑾的回答依旧很踏实。

  (参加本次调研的记者包括:何军、郑培源、祁豆豆、李兴彩。本文主笔李兴彩,编辑吴正懿)

  施瑾印象

  “温润如玉”,是华岭股份董事长施瑾给记者的第一印象。白色短袖衬衫、浓眉朗目、谈吐谦恭,海派文化的“兼容并蓄”浸润其骨髓。然则谈起集成电路,这位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严谨踏实、一丝不苟的专业度又甚于科班出身。

  翻看个人履历,施瑾在职业道路上可谓人生赢家:1983年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历任上海市计划委员会研究室主任、上海市工业投资咨询公司总经理、上海市工业投资财务管理公司董事长、上海市委研究室经济处副处长、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副总经理。

  再出发,人生豪迈。2007年10月起,施瑾担任华岭股份董事长,5年之后,带领华岭股份成功登陆新三板。“打造集成电路测试细分市场的领先企业,成为新三板明星公司。”谈及华岭股份的未来,施瑾一如既往的从容、踏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