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龙核科董事长戴金华(右一)向“走进新三板公司”调研组人员介绍公司生产情况 见习记者 吴柳雯 摄
 

  ⊙“走进新三板公司”调研报道组

  京口瓜洲一水间。

  昔日,改革家王安石仕途失意,返乡路上经过京口,留下这一历史名篇;今朝,京口已成为江苏镇江经济发展的核心,而作为京口工业园区龙头企业、京口首家登陆新三板的公司——江苏海龙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龙核科”),借由登陆资本市场的机遇,走在我国核产业锐意改革的最前沿。

  近日,全国股转公司联合上海证券报主办的“走进新三板公司”大型调研活动调研组来到了镇江京口,实地探访这家核产业上的新三板明星企业。

  抓住机遇超速发展

  8月初,央视播出《中核解密》纪录片,对我国核工业的发展历史及未来规划,首度进行了全面而权威的解读。

  “如果你看过这个纪录片,便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年我们有那么快的增长速度,未来还有多么巨大的市场空间。”调研中,海龙核科副总经理王天慧对上证报记者说。

  资料显示,海龙核科成立于2008年3月,于2015年3月在新三板挂牌,是国内领先的防火密封材料制造商和服务商,目标成为中国核安全防护材料领域的领跑者。

  随着中国核工业的快速发展,国产防火材料的替代进口程度快速增加。海龙核科正是抓住了这一机遇。

  具体看,海龙核科主打产品是核级防火密封材料和非核级防火密封材料,是目前国内少数能够生产、销售核电站设施用安全防护产品的公司,也是国内唯一一家可以供应核岛内防火密封材料的企业。

  “我们首先获得了核电央企的认可,主要产品替代美国3M、德国喜利得等公司的进口产品;同时,我们也在做一些非核级产品,属于防火密封材料中的新型环保产品,客户包括中国建筑、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国家电网、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中国电力集团等等,总体反馈都很不错。”海龙核科董事长戴金华向上证报记者说。

  在业绩上,海龙核科表现更为靓丽。2012年至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918万元、2187万元、4629万元和6845万元,增速分别为14%、112%和48%,年均复合增速达到53%;净利润分别为6.59万元、246万元、1293万元和2183万元,增速分别为3633%、426%和69%。

  高速增长的业绩源于高毛利率。

  据查,海龙核科2015年防火密封材料的毛利率由2014年的62.41%提高到73.53%。2015年公司净利率高达31.89%。

  虽然在业绩体量上,海龙核科只能算我国核电产业中的一个小螺丝钉,但其增长速度、产品质量、技术突破等,均可称为核电产业中的袖珍明珠,也是新三板中的未来明珠。

  携手央企精研技术

  海龙核科未来将会怎样,最核心的决定因素取决于中国核工业的发展速度。

  资料显示,2015年,核电占我国能源消耗比例仅3.01%,提升空间大。核电是一种技术成熟的清洁能源,与火电相比,核电不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和二氧化碳,其发电成本已低于脱硫脱硝火电厂的发电成本,远低于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的发电成本,但目前我国的能源结构中仍以火电为主。

  在国内能源紧缺和环保压力增大的背景下,随着核电技术的日益成熟及其经济价值的逐步提高,我国对核电发展的战略也由“适度发展”、“推进发展”调整为“积极发展”,未来核电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有望进一步提升。

  目前,国内运行的核电机组30台,总装机容量2831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24台,总装机容量2672万千瓦。根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国内运行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左右。预计2030年核电装机规模达1.2亿至1.5亿千瓦,核电发电量占比提升至8%到10%。

  因此可以判断未来五年我国核电行业发展前景向好,并可以推算出“十三五”期间我国每年开工至少6台百万千瓦级别的核电机组,这个建设强度已是相当大。

  仅以此测算防火材料的市场,按照每台机组需要核级防火密封材料5000万元左右的规模推算,“十三五”期间我国每年核级防火密封材料市场需求约为3亿元。

  因为安全防护在核电领域的决定性作用,所以我国核电站目前仍大部分采用进口的核级防火密封材料,且不会轻易更换供货商,美国的3M公司、德国的喜利得、法国的Mectiss等是主要的供货商,而国内供应商仅有海龙核科一家。

  “海龙核科自2010年承接了第一单核电项目(辽宁红沿河核电项目)后,正式进入该领域,目前已经参与了山东海阳核电站、江苏田湾核电站、浙江方家山核电站、浙江三门峡核电站、福建福清核电站、海南昌江核电站等大量核电项目。但大部分项目目前供应占比还不高。随着国内核级防火材料供应商产品质量、技术水平和项目经验的不断积累,未来进口替代程度将逐步增强。”海龙核科相关负责人表示。

  即便市场巨大,但能否有突出的技术研发优势,决定了海龙核科能否真正从国际巨头口中夺下蛋糕。

  “我们目前采用委托研发结合合作研发的方式进行技术积累。委托研发上,从2006年,瞄准进口替代,一直至今。合作研发上,在委托研发中,形成自己的新的产品和工艺。”戴金华对上证报记者说。

  据查,海龙核科与中核集团下属的中国核动力研究院是战略合作单位,双方签订了核级防火产品开发知识产权合同书,由核动力院研发核级防火材料,公司负责成果转化及市场经营工作,科技成果双方共有。

  “目前我们已拥有授权发明专利8项,实用新型专利25项,实审发明专利17项,国家重点新产品1项,高新技术产品14项,211份权威部门性能检测报告涵盖15种特种防火封堵产品,主营防火密封产品已经完成3C认证。在中子吸收板方面,已经获得授权发明专利3项(独占许可),实用新型专利2项,实审发明专利4项。”海龙核科研发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说。

  抢滩中子板蓝海

  在海龙核科的新项目建设工地上,工人们汗流浃背地工作着,头上“决战8/15”的大幅标语十分醒目。

  “这是我们中子板项目的生产基地。短期内,我们最主要的两个拳头产品,就是防火材料和中子板。其中尤以中子板的市场潜力更巨大。”戴金华带领着调研组一行,个个头戴钢盔,在基地各处边走边停边讲解,“8月15日是我们定的基地建设完成日,目前我们正在加紧一切力量按时完工。”

  昨日,戴金华对记者表示,上述工程已经如期完成,“现在开始调试设备。”

  事实上,相较防火材料,乏燃料后处理市场更是核电行业的蓝海,其中,中子吸收材料的需求将率先崛起。

  查阅资料,乏燃料是由核电站的核反应堆产生,这种燃料的铀含量降低,无法继续维持核反应,但其中包含大量的放射性元素,若不能妥善处理,将会造成严重的环境和人身危害,所以随着国内核电站投建数量和运行时间的增长,乏燃料的贮存、运输、循环处理等各个核电后处理环节的发展完善迫在眉睫。

  未来5年,中国的乏燃料中间贮存和后处理市场将迎来快速发展时期。根据中国能源报的数据显示,到2015年,我国乏燃料产生量、累计与离堆贮存量将分别达到650吨、3000吨和1300吨;而到2030年,这组数字将变为2000吨、23500吨和15000吨。随着核电机组的陆续建成和投运,乏燃料产生量和累积量将呈逐年上升趋势。乏燃料处理市场规模将达千亿元,其中中子吸收材料产业链预计可分享百亿元市场份额。

  2014年9月,海龙核科与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签订《B4C-Al中子吸收材料产业化转化前期合作协议》,双方已在产业化转化过程中强化合作,加速推进B4C-Al中子吸收材料产业化生产线设计,以及针对B4C-Al中子吸收材料产业化生产经营合资公司。

  2015年,海龙核科完成两轮定增,募集资金均用于投资中子吸收材料项目。这正是前文所述的建设工地项目。

  戴金华对上证报记者说,“该项目投产后,最高设计产能达到300吨,达产后预计有两三亿元销售额。3月份我们公告已有订单。”

  有投资机构调研海龙核科后发布报告称,中子板由于进入壁垒高、初期研发投入较多,市场主要由美国Holtech等公司垄断,售价约170万元/吨。公司作为国内首条规模化生产中子吸收板的公司,与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签订试用订单价格在120万元/吨,预计2016年公司中子吸收板年度市场增量大约在5000万元至8000万元。

  在调研的最后,记者问戴金华,如此好的市场前景、如此高的毛利率与增长速度,何须上市?

  “我国核工业在技术研发上仍然称不上世界领先。涉及乏燃料后处理市场的技术大都掌握在国际巨头手上。我们登陆资本市场,就是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发展壮大),将来有可能也出海做并购,真正做强做大中国的核材料产业。”戴金华在回复时,细小双眼释放出毫无遮掩的野心。

  (参与本次调研的记者包括:全泽源、郭成林、李小兵、祁豆豆、吴柳雯。本文主笔郭成林,编辑全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