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天下无贼》中范伟大喊出“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时,“IP”这两个英文字母还只是意味着一种电话卡,而进入被称为“IP元年”的2015时,IP已经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简称,翻译为知识产权。2016年在奥运临近之时,央视突然决定将新媒体版权拿来分销,非独家新媒体版权要价高达1亿元人民币。随着这条新闻甚嚣尘上,今年被称为IP时代也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与此同时,在文化传媒IP领域默默深耕多年的一家无名公司,终于还是被这股IP热潮,涌到了公众视野。2016年8月10日,北京中视瑞德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838208),作为国内最早从事文化传媒版权资产管理与运营的公司,将以独角兽的姿态成为新三板影视版权资产管理的第一股。


  十年版权路,水涨船又高

  过去的十年里,第一部有新媒体版权标价的电视剧是《武林外传》,80集一共才卖了10万,而十年后一部《芈月传》的新媒体版权一集就卖出了300万,就在2016年上海电影节上,更是出现电视剧全版权单集1500万的价格,单论网络版权也涨到了单季1000万。这十年版权的价格翻了将近2000多倍。十年前,火遍国内的《超级女声》还在被国外公司指责侵权,十年后,各大卫视节目模式的版权引进已经成为业界的常态。这十年不论IP经营还是传媒文化产业版权意识的觉醒,都不断推动着版权事业的发展,一个未可预见规模的版权市场业已形成。而也正是这几年里,瑞德传媒已先后为新华通讯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南、江苏、上海、山东、天津、重庆、湖北、广东、陕西、贵州广播电视台以及中国广播电视音像资料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属电影卫星频道节目制作中心、央广传媒发展总公司、百度网络科技公司、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北京新媒体集团、西部电影集团等机构的媒体资产管理建设及版权管理运营建设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同样还是这几年,瑞德传媒的业务也从单一的版权资产管理服务延伸至版权管理、版权交易及版权监测相关的系统开发及技术运维、版权资产经营与开发、版权内容制作等产业链的上下游。

  以上这一切,也是瑞德传媒保持强劲盈利能力和持续经营能力的根本。截至2015年12月31日,瑞德传媒的总资产达4108.53万元。2014年、2015年主营收入分别为4661.48万元、8445.84万元,各期主营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均为100%,营业收入两年翻番。瑞德传媒的综合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9.86%、37.28%,稳步增长。2014年,公司净利润达1,920,529.91元,2015年不考虑股份支付计入管理费用的因素下,公司净利润达到14,842,918.14元,这也是挂牌之前瑞德传媒在引入三家战略资本方时市场评定的15倍市盈率之所在。

 

  瑞德传媒董事长 石柱先生


  默默瑞德人,术业有专攻

  随着瑞德传媒在版权领域业务的延伸与拓展,这几年来瑞德传媒已经成为一家可以为媒体机构提供媒体资产管理及版权管理整体解决方案与全方位服务的文化科技型企业,用流行的词概括来说是一家典型的MT公司。截至目前公司多个事业部共同为客户完成了累积近4万小时及1万盘视音频资料的数字化转储,近23万小时135万条的音视频资料编目,30万期20多万条的版权信息提取与著录。这些看似枯燥简单的数据不仅仅与瑞德有关,还与瑞德服务的那些客户有关,更是从另一个层面勾勒出影视版权事业发展的轨迹。

 

  2014年瑞德传媒荣获中国版权最具影响力企业称号 ;公司董事、执行总经理刘易航代表公司领奖

  在版权管理服务方面,作为瑞德传媒起家的把式,这几年来也日渐精进。从基础的版权信息清理、合同管理、资产清查到咨询培训、版权管理规划设计、驻场法务服务、版权监测、维权跟踪、版权登记代理等方方面面都有涉及。拿上海广播电视台而言,正在热播的《笑傲帮》栏目背后都有一群勤恳瑞德人的跟组服务,从版权合同的签约、版权授权的获取、版权风险的规避、节目组人员版权知识的培训全方位的提供专业化的服务,也正因此才能够有效的保障《笑傲帮》在新媒体和其他友台的版权价值变现,厘清栏目的版权权属而进行更好的二次开发。

  提起媒资管理,虽然在国内已经走过了十几年的发展,但在外界看来似乎还是有些许陌生。一个文化传媒企业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这些媒体资产,这些日常生产制作播出的内容,而媒资管理所要解决的正是将这些资源数字化存储形成有效的“资产库房”。在这一方面,瑞德传媒不仅仅参与了国内较早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展的音频媒资管理建设项目,更是在今年参与修订了《广播电视音像资料编目规范第二部分:音频资料》。说起媒资管理就不得不提起数字化,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老的钢丝带、开盘带、磁带,几十年历史留存的资料在面对网络时代后存储和使用越发变得紧要,瑞德传媒基于此自主研发了一套集清洗、转储于一体的流程,各类型老旧的资料都可以最优的转成数字化格式,也因此传统媒体在面对新媒体发展的困局中才有了更多的“弹药”可以上阵。还记得“小喇叭现在开始广播了”那档经典的电台栏目么?在央广和瑞德人共同的努力下,通过资料收集、整理、数字化、版权清理、确权等一系列工作,我们终于又可以在有声读物、漫画、图书、网络电台上听到、看到那些童年回忆了。

  在技术开发领域和系统集成领域,瑞德传媒从来算不上是业内有名的公司,但是基于多年的媒资管理和版权管理实践,瑞德传媒先后研发的版权管理系统、媒资管理系统、版权交易平台、版权监测系统、内容授权分发平台却一直走在行业的前列,并有着良好的客户口碑。这样的小成绩并不是瑞德的技术有多么的出色,也不是瑞德的技术有多么的先进,而是在于瑞德每一套系统产品都是为客户量身定做,根据用户自身的实际业务需求进行研发与集成。我们都知道每一个媒体单位都有着各自鲜明的特点,不论是从机构设置还是管理流程,不论是从节目内容还是开发经营都大相径庭。瑞德的技术开发和系统集成在于解决用户的痛点,实现用户在版权管理、开发、经营上的便利。比如在为西影集团建设的电影资料全媒体管理平台中,明显考虑到了西影集团作为老牌电影制片厂资源的特性,集成了视频、音频、海报、剧本、脚本、道具、服装、图书等一系列资源形成多媒体数据库,更是在针对西影集团以电影资料为主的前提下优化了编目元数据设置,同时集成了媒资管理系统与版权管理系统双轨并行,加之一套灵巧便捷的交易平台,使得一部电影能够从影片本身以及素材多个方面被得以检索、推送和实现最终的开发与交易。
 

  延伸产业链,力图全覆盖
  上述的这些也只是版权产业链中的冰山一角,也只是瑞德传媒业务蓝图中的几个支撑。在全媒体时代,不论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不论是以文字为主的出版社还是以视音频为主的内容终端,都越来越重视到版权的价值,也越来越更深的理解到版权管理、经营、开发的意义。瑞德传媒不仅仅提供了IP资源版权的“事前管理”,更是在上下游不断的延伸,既有基于对内容播后的版权监测、侵权维权服务,也有在产业链起点的内容制作加工、版权登记业务。就拿最近北京卫视热播的《跨界歌王》来说,瑞德传媒结合自身版权监测系统和专业的法务团队为其新媒体播出持续提供版权监测报告,在截至1-8期的节目播出过程中共发现网站侵权播出13例,移动侵权播出3小时,OTT侵权6家,有效的保障了节目新媒体授权的价值标的。内容制作方面,瑞德传媒也可以说是在传统媒体融媒体战略背景下最早开始新闻资源进行3D可视化解读制作的一支队伍,在2015年那次长江沉船事故中,瑞德传媒在几小时内迅速的完成了新华社可视化新闻的制作,短短几天时间便获得多家新闻媒体单位的转发和上千万点击量与百万评论,美国NBC广播电视公司更是联系新华社要求付费获得授权使用。


  今朝破壳出,扬帆踏三板
  历经耕耘,一朝蜕变,瑞德传媒并没有满足现有的成绩,踏足新三板既是对其未来发展信心最好的背书。在版权产业这一链条上,瑞德传媒积累了多年的经验,构建了具有自身特色融文化、法律、技术于一体的综合型人才梯队,为的是要在下一个十年能够成为更好的IP弄潮儿。瑞德传媒将继续以版权为轴心,在现有B2B业务模式上突破进取,更好的将产业链延伸至B2C,形成经营模式的转变,在可见的未来,瑞德“版权+”的上线将鸣起瑞德再启航的汽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