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不适合套现。新三板市场面对的都是机构投资者,都是人精,比你还聪明,通过讲故事忽悠钱,不可能

  王培霖

  在苏州吴江一个镇上,隐藏着一家不起眼的企业,叫苏州纳地金属制品股份有限公司(831166,下称“纳地股份”),在中国市场并不出名,但“户外家具中的劳斯莱斯”就在这里生产出来,畅销欧美高端市场。

  纳地股份的董事长秦俭,因为热爱户外运动,晒得皮肤黑黑,因为产品长期出口国外,讲得一口流利的英文。秦俭敏于捕捉中国经济的起伏变化,所以纳地股份成为最早一批登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市场”)的企业之一。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日,新三板挂牌数已近9000家。而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今年8月21日,纳地股份所在的苏州已经有373家公司登陆新三板,紧跟北京、上海、深圳,在所有二线城市当中名列第一。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之中,新三板作为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快速发展成为经济领域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

  作为最早一批登陆新三板的企业,纳地股份们这两年过得如何?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起挂牌新三板之后的历程,秦俭有一肚子酸甜苦辣,以及光荣与梦想。

  规范化的成本有点沉重

  纳地股份20多年来一直制造铝制户外家具。从为北美户外家具顶尖品牌代工开始,走向自主研发设计,如今已跨入户外家具细分市场铸铝高档户外家具制造商的国内前三。此前该公司所有产品都是面向海外尤其是北美销售,2014年9月登陆新三板后谋求业绩增长,需要打开中国市场,才取了第一个中文商标“蔻蔻”(Cococasual),开始布局国内销售。

  在纳地股份,从铝板到一把成品椅子,大约需要81道工序,仅仅手工打磨这一块,就有5道工序。其产品造型精美繁复,售价高昂,成为多个国际顶级户外家具品牌的供应商。在近来制造业的严峻形势之下,纳地的产品仍有20%以上的毛利率,也算是对工匠精神的回报。

  该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营业收入为6056.98万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13.19%;净利润为441.71万元,同比增长28.36%。

  挂牌新三板之后,秦俭的工作生活有不少变化,在成就获得认可之余,也有不少苦水。

  “最大的感受是责任义务跟权利不对称,付出很大,但是所得不成正比。”秦俭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规范化的账”——挂牌之后,每年多出一笔规范化的费用,包含券商、律所、审计、持续督导费在内,每年约40万元,“券商现在一直在涨价,原来督导费5万元,今年开始最低15万元。”另外,财务、董秘人手增加,财务总监和董秘工资都很高,每年最少增加约30万元。

  这一点,不少新三板上市公司有同样的感受。

  张家港玉成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830895,下称“玉成精机”)是一家精密机床、精密机械配件企业,其精密机件加工能力之优良,除了军工企业之外,业界并不多见。该公司董事长张玉飞告诉本报记者,在张家港这个“小地方”,专业人才很缺。例如董秘,很难招,只能培养,自己培养了一个“入门级的”。

  此外,还有隐性规范费用,如所得税。

  这些加起来,至少百把万就出去了。

  资金成本之外,企业决策速度慢下来了——当然这未尝不是好事。

  “有很多监管,资金划拨乃至理财,都要通过董事会、要披露。高管任命、对外投资、造车间,等等,都要通过决议。另外上市了就没有秘密了,你的客户、供应商是谁,竞争对手都知道了。”秦俭说道。

  玉成精机则深感决策效率受制,足以影响战略。

  张玉飞对记者表示,“股转公司人手估计不够,好多工作严重拖后,我们在收购一个手机游戏公司,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今年4月22日第二轮递交材料,正常应该15天批复,但迟迟不给答复,也许是对跨界收购心态犹豫吧。但一直拖下去就全盘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以及下一步一系列的收购行动。还有年报公告涉及公司转型,内容会有重大变化。现在都要重来。”

  融资之难

  付出很多,但融资能力偏弱,这可能是新三板市场目前最大的短板。

  据张玉飞介绍,上新三板后,定增融资方面,第一波融资1250万元,其实主要来自自己的人脉,“他们未必懂得资本市场,也没有多少风险意识,只是相信我的能力和人品,所以我背负着亲友的信任,等于用我的人品背书。但这点钱走向资本市场还是远远不够的,目前看,融资渠道不太多。”

  而股权质押融资目前尚不可行。“在张家港,所有金融机构都来过了,但这十几家银行对新三板的认识还不如我呢,来走个程序完成任务,都说研究研究,但其实没下文。苏州银行好像在推这个业务,但上限才500万元。”张玉飞说。

  秦俭认为,目前新三板融资功能弱,所以许多企业只有付出没有收获。

  今年6月底,“新三板”正式实施分层管理,设立创新层和基础层。据他观察,有做市商进入的,吴江有七八家公司,但不管进没进创新层,基本都没什么交易,都在苦熬。

  纳地股份登陆较早,“当时三板比较火,我们比较幸运,从机构融到两轮资金,现在则融资都很困难。不过相信随着政策完善,春天会到来。”秦俭很乐观。

  新三板市场为创业创新型、高成长型中小企业提供融资。上月底,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与中国新三板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中国新三板发展报告(2016)》。该报告显示,2015年新三板市场共计发行2565次,融资总额为1216.17亿元,据此推算每次融资金额不到5000万元。

  “还是值得”

  尽管有不少苦水,但新三板的好处也是重大的。“我本人觉得值。”对于挂牌新三板,秦俭总结说。

  首先是规范化消除了许多战略风险。秦俭表示,登陆新三板要求清除担保与反担保,当时为了上市,解除了所有的民间借贷担保关系。后来,就有一家曾相互担保了1000多万元的企业陷入了财务危机。因为上市,纳地股份免于被它拖入泥潭。

  财务规范化之后,纳地股份先后获得了两轮机构融资,自有品牌“蔻蔻”因此得以发力。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后便于实施股权激励,进而凝聚了高管团队,不但没人离职,还吸引了人才加入。此外还有品牌价值的增强等。

  最具战略性的则在于有了并购或者被并购的契机,为企业发展开辟了新的可能性。玉成精机正是借助新三板进行了战略转型,进军手机游戏和泛娱乐产业。

  两年过去,经历了酸甜苦辣之后,秦俭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总结说:“新三板不适合套现。如果是成长性企业或市场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是非常适合登陆新三板市场的。新三板市场面对的都是机构投资者,都是人精,比你还聪明,通过讲故事忽悠钱,不可能。能达到创新层条件的话,值得努力;反之,则意义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