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今年1月18日,新三板企业奇维科技(430608)当晚在股转官网发布“关于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协议转让方式的提示性公告”,开创了新三板做市交易转为协议交易的先河。

  没有想到的是,新三板企业从做市回归协议转让竟然成为了一种潮流之势。

  截至10月12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仅最近两个月,宣布变更转让方式的新三板企业达到了十余家,分别包括新疆银丰(831256)、华夏未来(831864)、华力兴(831037)、德安环保(832665)、科顺防水(833761)、浩淼科技(831856)等。

  而年内已公告从做市变更为协议转让的新三板企业合计近三十家。

  企业做市进程趋缓

  上述华南新三板研究机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4年8月25日股转系统推出做市转让以来,截至今年9月末,累计已有1638家企业转向做市方式。

  统计表明,协议转做市的企业基本处于上升趋势,2015年第三季度和2016年第一季度进入高峰期,达296家,但是,进入2016年二季度起,转做市方式的企业数量逐渐减少,2016年第二、第三季度均不超过200家,分别仅为158家和84家。可以看出,新三板企业协议转做市的进程已明显趋缓。

  此外,从协议转做市后企业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股票下跌的做市企业有864家。其中,跌幅最高的中搜网络(430339)转做市后股价跌幅高达94%。

  更重要的是,企业寄望做市改变流动性困局的愿望亦未有实现。统计结果显示,多达995家公司做市后换手率占比低于10%。

  而从监管动向来看,监管部门为改善新三板流动性采取了相应的举措。9月12日,股份转让系统官网发布《私募机构全国股转系统做市业务试点评审方案》私募做市试点业务正式启动。

  9月2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中提到,支持具有风险识别和风险承受能力的个人参与投资创业投资企业。

  “根据新三板顶层制度的设计,未来承担起改善市场流动性的主要力量还是在于做市制度的改进。”上述华南新三板研究机构人士表示。

  不过,五矿证券投行部一位新三板项目经理则称,现阶段,如果只放开私募做市的话,影响并不会太大。

  “主要是私募做市商的资本金有限,他们肯定优先去做市本来就有很多做市商的活跃股票。”该项目经理如是说。但根本原因还是交易制度的设计,投资者门槛的设置,更深层的原因,可能还在于新三板的定位。

  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客观反映企业价值的价格机制,融资功能就会受阻,流动性自然也好不起来。

  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则坦言,如果二级市场行情好的时候,做市转让方式在流动性和估值明显优于协议转让。但在流动性困境时,新三板的市值维护压力明显加大。

  “在转为协议后,各方都没了报价义务,而且还可以通过选择性交易或者成交互报交易,实现价格的稳定,达到低成本维护市值的目的。” 周运南认为。

  变更协议转让冲刺IPO

  截至当天,在变更为协议转让的近30家新三板企业中,有近20家企业已启动了IPO程序,包括新疆银丰、德安环保、科顺防水、浩淼科技、明德生物(430591)、米奥会展(831822)、捷昌驱动(830948)等。

  9月22日,新疆银丰发布公告称,公司从9月26日起由做市转让方式变更为协议转让方式。此前,公司已于2015年6月15日向新疆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该局确定了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备案登记日为2015年6月24日。

  同样,浩淼科技亦公告从2016年9月5日起由做市转让方式变更为协议转让方式。目前,公司正在接受国元证券的上市辅导,辅导期自2015年12月30日开始计算。

  在周运南看来,企业IPO如果股东人数超过200人的话,将会多出很多审核手续。由于IPO公司若股东人数超过200人,会增加更多的审批程序,为增加审批速度,就有公司希望人数控制在200人以下。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如果IPO或被收购的话,公司选择主动退出做市,比做市商单独申报更便利。

  根据股转系统相关规定,股转同意挂牌公司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协议转让方式的,自T+2转让日起该股票转让方式变更为协议转让方式,相关做市商停止为该股票提供做市报价服务,并应当按照《转让细则》有关规定将该挂牌公司股票转出做市专用证券账户。

  周运南还表示,由于新三板还未推出大宗交易制度,做市转让方式无法正常实现大宗交易,做市券商和其他股权想在IPO前进行大额转让股权的计划就无法安排实施。而协议转让由于有“互报成交”即通常所说“手拉手”这个交易功能,此举能最好地满足大宗股权转让需求,又不违规。

  此外,前述华南新三板研究机构人士称,除了IPO的因素之外,部分企业或考虑到下一步定增的需要而变更交易方式。

  在做市转让方式下,投资者可以通过二级市场买到公司的做市股票,从而大幅增加公司的股东人数。一旦公司股东人数超过200人,定向增发融资等过程中就要增加环节。这也正是部分企业变更为协议转让的一大诱因。